超星,一位没有光环的教育界”老司机”

2018年7月7日21:12:41超星,一位没有光环的教育界”老司机”已关闭评论 311 views

引言:2018年6月20日,第三届中国互联网教育大会在北京举行,一场热点政策解析吸引来自互联网教育行业的500余人现场与会。超星集团荣获2018中国互联网教育独角兽企业奖,国际影响力奖,超星集团董事长史超先生荣获2018中国互联网教育行业领袖奖。然而在公众眼中,发展20余年的超星似乎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存在。

在人类发展历程中,教育伴随生产劳动产生,从原始社会单一地"手把手地教"到古代社会教育披上阶级外衣,再进化到现在社会的全民教育、终身教育。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在本想酝酿温和改革的教育行业中添了一把催化剂,家长的阶级焦虑、个体的自我需求融合资本的大量涌入瞬间把教育这个原本沉稳低调的选手曝光在了市场的聚光灯下。而拥有优先于市场洞察力的教育界老司机们早在热闹开始之前就站稳了脚跟。

超星成立于1993年,长期从事图书、文献、教育资源数字化工作,是专业的数字图书资源提供商和学术视频资源制作商为用户提供专业的数字教育解决方案。不像那些聚光灯之下的同类产品,超星进军在线阅读、慕课平台的时候,他们在忙着占领社交、娱乐、游戏,光环却伴随大众目光永远集中在他们身上,超星便成了班级角落里那个只知勤奋学习的无名者。

热闹虽是他们的,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

如果说K12阶段的任何课外学习主权掌握在付费的家长手中,那作为教育领域中最大的细分行业K12便是商家、家长、学生共同出演的一部大剧,其热闹程度可见一斑。目前,我国处于K12教育阶段的人口高达1.8亿,市场规模约为5000亿元,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未来万亿市场可期。反观超星主打的高校市场,2000多万的在校生,经历高考重压和家长管制,这一阶段的学习很大程度上靠自制力推动,而60分的及格线让大学生把更多精力放在类似娱乐等主动性意愿行为的比例越来越多,学习的重要性被忽视,到毕业求职才恍然大悟却为时已晚。如何引导学生用户在自由的环境中完成学习这个被动性意愿行为,超星探索20余年找到了这个答案。以超星学习通APP为例,通过和校方、老师的前期沟通,在在线视频课程中做相应的技术性设置,保证学生的到课率、听课效果、测评等各个环节,真正实现在线学习的信息到达率。目前学习通APP的注册用户达2400万,基本覆盖全部在校大学生,日使用次数达到3亿,学生同时在线人数达百万。在慕课平台领域,国内已经超过1000所学校使用超星慕课平台建设在线课程,并运行校内课程用于教学,目前超过1500万的学生从超星慕课平台受益。

To C or To B ,这不是问题

与聚光灯下同类产品的一个很大不同,超星直接面对的主要是B端用户,即高校、科研机构等。B端提出需求,C端(即大学生)直接使用,这样的用户逻辑难以直接形成产品与最终用户之间的反馈机制,用户体验在短时间内没办法直接与To C的产品相媲美。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学习效果,诸如网易公开课,全部自主式的学习安排,容易产生惰性,自制力不强的人极容易弃课。除To B之外,超星的一部分用户是直接To C,深耕行业20余年的资源积累,也使得超星的产品收获一大批C端用户。上万堂名师的免费课程给想要提升自己的人带来直达名校的便利。与此同时,超星在用户体验上的探索上一直没有止步,据悉,超星集团的创始人史超每天上班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测试产品找bug,也能侧面看出超星自上而下对用户体验的重视。

weinxin
扫码,关注科塔学术公众号
致力于成为国内领先的科研与学术资源导航平台,让科研工作更简单、更有效率。内容专业,信息准确,更新及时。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