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讲情面 就会失体面

science
science
science
2661
文章
0
评论
2018年8月3日08:01:30来源:科技日报科研讲情面 就会失体面已关闭评论

    科学精神论场

科学精神好不好,当然好!面子重要不重要,当然重要!要是两者“狭路相逢”呢?

中国人好面子,是有文化传统的。但这事放到科技界,却就致命了。

面子这个词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潜在的解释是非常丰富的。

你不能直接指出对方的问题,要含蓄、暗示,当然最好是不说,因为要给人留面子。对方也心知自己的问题,但是在别人面前是不能承认的,承认了就丢面子。如果你不给“面子”,非要直接指出来,那就是让人“没面子”。这便是“友尽”的节奏了,下次你要有事求人,人家自然不会给“面子”。

这一轮绕口令似的“黑话”说下来,代表着目前科技界的某种现状——什么求真、质疑这些让人不愉快的因素统统抛开,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王道。

然而,事事讲面子的结果必定是站到了科学精神的对立面,离高水平的科研成果越来越远了。

科学研究讲的是求真务实、理性质疑,这字字句句都是“面子”的“死敌”。若是一心求真,如何顾全面子?更惶论质疑,那在中国人的意识里便是先要撕下脸面的。

科学研究是为了求真理,在追求真理的路上,会遇到很多困难,会走很多弯路,还可能遇到“巨坑”,需要不断试错、纠错、再试错、再纠错,如此往复,古今中外无人例外。一个人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走过弯路、犯过错误,被挑战、被质疑,并不是坏事,更不是什么耻辱,反倒是如何面对存在的问题和错误才是意义重大且意味深长。从另一个角度看,一个人的想法总是存在局限,讨论、沟通、争论是不断纠错的过程,也是新思想不断迸发的过程。

常听科学家们说,台上那位是院士、是泰斗、是权威,他们要是被问倒了、要是被质疑了肯定觉得没面子、不高兴,以后我们在圈里就没法混了。其实,正因为是院士、是泰斗、是权威,才更应该倾听反对的声音,那说不定是新的火花、新的科学征程呢!

如今,当“面子”成为了日常,曾经被视为“净土”的科技界也深受虚伪、浮夸、肤浅、浮躁、功利的困扰。有那么多的核心技术亟待攻关,有那么多的关键难题尚未解决,国家人民的需要已经摆在眼前,若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科学家想的是自保、怕丢面子、又为着利益想要别人给面子,如何解决实际问题?如何实现跨越式发展?

所幸,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站出来呼吁:放下面子,让科学回归科学。他们自发举办学术沙龙,愿意跟大家争到“脸红脖子粗”。他们希望携手解决行业难题,让国家有限的经费“花在刀刃上”,这是好的开始。

已逝的著名科学家黄大年曾阐述自己对待科研的态度:“我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只有国家利益。”他从不卖别人的面子,也从不怕丢了自己的面子,但这并不妨碍学生爱戴他、群众敬仰他。黄大年能做到是因为他“心有大我至诚报国”。如此说来,那些成天想着“面子”的人关键问题还在于格局太小,心里只装着自己的那点脸面,不曾想这才是真的失了体面

weinxin
扫码,关注科塔学术公众号
致力于成为国内领先的科研与学术资源导航平台,让科研工作更简单、更有效率。内容专业,信息准确,更新及时。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科技日报 整理 发表于 2018年8月3日08:01:3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sciping.com/13991.html
一名七十六岁老院士倔强的科研生涯 “搞科研 就是为了国家强盛” 杂谈天下

一名七十六岁老院士倔强的科研生涯 “搞科研 就是为了国家强盛”

1942年,郭光灿出生在福建的一个渔村,从小就天资聪慧。1960年,以数理化三科均为98分的成绩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录取。5年后,郭光灿大学毕业,获无线电电子学学士学位,留校任教,从此,除了讲台授课,搞...
刹住诺奖得主“站台”的歪风 杂谈天下

刹住诺奖得主“站台”的歪风

最近来中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真不少,刚刚过去的8月,从南到北的数个论坛都可见他们的身影。他们所属的领域亦是多种多样——经济学、生理学或医学、物理学、化学……一句话总结就是,诺奖嘉宾很忙! 要说跟诺奖得主...
钟彩虹: 找寻猕猴桃的种子 杂谈天下

钟彩虹: 找寻猕猴桃的种子

人物档案 钟彩虹,1968年2月生于湖南省浏阳市,现任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猕猴桃资源与育种学科组组长、中国园艺学会猕猴桃分会理事长、农业部种植业(水果业)指导专家组成员。     科学精神在基层 8月...
科学岛上“种太阳”的人 杂谈天下

科学岛上“种太阳”的人

骄阳下,蝉鸣响彻合肥科学岛,岛西端便是我国热核聚变研究的重要基地——中科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国家大科学工程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东方超环(EAST),也即人们常说的“人造太阳”,坐落于此。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