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场里的“名利植入”可以休矣

2018年8月8日06:49:26来源:科技日报科学场里的“名利植入”可以休矣已关闭评论286 views 765字阅读2分33秒

 “牌子”问题,目前或许还没达到“帽子”那般在学界引起公愤的程度。然而,如果把科研机构看作一个整体,“牌子”实际上就是顶在机构头上的“帽子”。对于学术生态而言,无论是单枪匹马抢“帽子”,还是歃血为盟抢“牌子”,其实殊途同归,本质上是一样的。

不能否认的是,学界需要牌子。特别是随着学科交叉的深入发展,越来越多研究涉及跨界问题,免不了要召集各路科研力量参与其中。国外有不少以学科交叉为目的的组织,但挂出来的牌子不过是个名称,组织内部的学术交流、合作、碰撞才是实质。我们正好相反,牌子挂出来基本带着实打实的“硬货”,至于成果产出多少、质量如何,大家心照不宣。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在本应该简单、纯粹的科学场里植入过多“名”和“利”,会使得科研行为世俗化、功利化。一方面,各组织、机构间勾心斗角、不择手段抢“牌子”,资源就不能完全按照科研规律分配,这样不仅不能促进科学发展,反倒有所阻碍。另一方面,抢“牌子”之风对科学共同体的影响是致命的,它破坏学术生态,形成恶劣的文化效应,让科研人员产生错觉:搞科研可以玩虚的。

受名利裹挟的“牌子”背离科学精神,尽管其设立的初衷并非如此。就好比,面对一个得了疑难杂症的病人,好心的医生无奈之下用了猛药,短期之内见效很快,但时间长了才发现副作用太大。麻烦的是,这属于慢性病,病因貌似清楚,却不好治,需要多位医生会诊、综合治疗。而且,还不能简单地把猛药给停了或者减量,一来制药、卖药的不愿意,二来病人已形成药物依赖,药不能停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整治“牌子”乱象、修复学术生态需要一个过程,不是几份文件、几道命令就能解决的。可以预见的难题之一,是如何克服流淌在我们血液里的“虚荣心”——放眼世界一流学府,也不乏“学院”之称,而我们这不管什么质素,都敢挂“大学”的牌子——这里面其实还存在“羞耻心”的问题。

weinxin
扫码,关注科塔学术公众号
致力于成为国内领先的科研与学术资源导航平台,让科研工作更简单、更有效率。内容专业,信息准确,更新及时。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科技日报 整理 发表于 2018年8月8日06:49:2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sciping.com/14227.html
一名七十六岁老院士倔强的科研生涯 “搞科研 就是为了国家强盛” 杂谈天下

一名七十六岁老院士倔强的科研生涯 “搞科研 就是为了国家强盛”

1942年,郭光灿出生在福建的一个渔村,从小就天资聪慧。1960年,以数理化三科均为98分的成绩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录取。5年后,郭光灿大学毕业,获无线电电子学学士学位,留校任教,从此,除了讲台授课,搞...
刹住诺奖得主“站台”的歪风 杂谈天下

刹住诺奖得主“站台”的歪风

最近来中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真不少,刚刚过去的8月,从南到北的数个论坛都可见他们的身影。他们所属的领域亦是多种多样——经济学、生理学或医学、物理学、化学……一句话总结就是,诺奖嘉宾很忙! 要说跟诺奖得主...
钟彩虹: 找寻猕猴桃的种子 杂谈天下

钟彩虹: 找寻猕猴桃的种子

人物档案 钟彩虹,1968年2月生于湖南省浏阳市,现任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猕猴桃资源与育种学科组组长、中国园艺学会猕猴桃分会理事长、农业部种植业(水果业)指导专家组成员。     科学精神在基层 8月...
科学岛上“种太阳”的人 杂谈天下

科学岛上“种太阳”的人

骄阳下,蝉鸣响彻合肥科学岛,岛西端便是我国热核聚变研究的重要基地——中科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国家大科学工程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东方超环(EAST),也即人们常说的“人造太阳”,坐落于此。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