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2018:投产大年,挑战不小

2019年3月9日10:50:34核电2018:投产大年,挑战不小已关闭评论 16 views

2018年匆匆而过,尽管这一年核电仍无新项目核准,但三代核电AP1000和EPR全球首堆的相继实现商运,也是不俗的成绩。

三家核电央企中,两家在年初换帅,此后企业内部的改革也随之展开,未来核电战略布局依然未明,却因参与者的改变而悄然发生变化。

外部环境上,核安全法正式实施,原子能法也加快立法进程,不过令行业最瞩目的消息是来自美国对核材料、技术出口的管制加强。尽管从目前分析看,此举对中国核电行业影响并不大,但政治环境的变化对核电行业提出新的要求和挑战。

2018年,核电技术成果突破也佳报频传。成绩并非偶然,而是多年来国家、企业、科研单位、个人的投入和积累。如何梳理和评估成果,如何在成果基础上实现再创新,国家主管部门也发布了相关管理细则。

从项目、企业、外部环境和技术突破四方面,对2018年核电行业发展进行梳理。

项目:投产大年,三代两开花,新项目零核准

2018年,共7台核电机组建成并成功实现商运,包括田湾核电3、4号机组,阳江核电5号机组,三门核电1、2号机组,海阳核电1号机组,台山核电1号机组。

其中,三门核电、海阳核电所采用的是美国AP1000技术,台山核电所采用的是法国EPR技术,这两种技术均属三代核电技术,且两种技术均在中国首堆投产。这得益于中国连续三十年来核电建设的不间断,而与其他国家在建相关技术核电站进度相比,也突显出目前中国所具备的建设能力优势。毫无疑问,这一优势将有利于中国未来核电走出去,而首堆的建成,也将使更多国际核能合作考虑中方的参与。在英国核电合作项目中,法电选择中广核作为合作方的原因之一正是台山核电建设的成功经验。

三门1号机组、台山1号机组这两个三代核电技术首堆,在建设过程中都经历不少风风雨雨。

台山核电项目压力容器顶盖碳含量超标问题,国家核安全局主动公开,明确碳含量超标问题不影响反应堆压力容器的运行,可以投入使用;但要求加强运行期间的在役检查。同时,由于顶盖有效的在役检查尚在开发过程中,因此,有效的在役检查方法开发成功前,压力容器顶盖只能服役7年。国家核安全局于2018年4月向台山项目颁发首次装料批准书,批准该压力容器顶盖服役期限至2025年4月。如果到期有效的在役检查方法未研发成功,则需更换顶盖。

田湾核电一期工程尽管非三代核电机组,采用的是俄罗斯VVER-1000,但被誉为“中俄核能合作典范项目”。值得注意的是,二期工程仍将延续中俄核能合作:2018年6月8日,中核集团与俄罗斯国家原子能集团签署合同拟在田湾再合作建设2台VVER-1200型三代核电机组。

按照电力十三五规划中对核电的安排,“十三五”期间,全国核电投产约3000 万千瓦、开工3000 万千瓦以上,2020 年装机达到5800 万千瓦。然而,从2016“十三五”开局之年至今,三年内,商用核电尚无新机组获批核准开工。

获悉,2018年11月2日, CAP1400示范工程的开工申请已经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该示范项目位于山东荣成,冬季气温较低。业内人士告诉eo记者,气温低将会给施工带来一定难度,为更充分地做好准备工作,CAP1400的FCD节点亦可以往后延。11月底,生态环境部就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站重大专项CAP1400示范工程(建造阶段)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审批意见做出公示。

2007年,经过多轮谈判后,中美正式签订三代核电AP1000技术转让和相关设备采购合同。合同更明确,中国将在引进AP1000核电技术基础上,通过改进、开发和自主创新,完全拥有输出电功率大于135万千瓦的大型先进非能动核电站的自主知识产权——这便是CAP1400。

不过,截至发稿,尚未有官方消息确定该示范项目核准开工时间。

“从发展规模看,2020年在运机组达到5800万千瓦的预期规模完成难度较大,开工建设3000万千瓦的目标也需付出更大努力,规模发展核电的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等,以及在保障我国能源安全和提升国家综合竞争力中的战略作用尚未充分体现。”在2018年5月首届“核能未来的发展”论坛上,国家能源局监管总监李冶指出这一点。

他建议,未来核电发展要纳入大的能源系统、生态系统,深入研究未来能源结构、各电源品种及大电网网架布局,科学制定面向2035年的新一轮核电发展战略,实现核电与其他新能源的全面协调发展。核电布局和规划实施路径需要进行科学谋划,按节奏分批、分步启动实施,保持相对稳定的建设节奏和合理的建设规模,形成标准化、批量化效益,提升核电经济竞争力。

企业:换帅与改革

2018年1月2日,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官方网站更新集团领导信息。更新的页面显示,原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钱智民已出任国家电投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原董事长、党组书记王炳华已到龄退休。

同日,中核集团发布官方消息:余剑锋任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免去其国家开发投资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职务。

余剑锋出身中核,先后担任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和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副总经理。钱智民出身中广核,曾任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2012年至2017年任中核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此番履新国家电投,钱智民将成为先后担任三家核电央企正职的第一人。

随着一把手新上任,中核和国家电投2018年核电板块都经历相关改革。

2018年1月31日,国务院国资委正式对外公告:经报国务院批准,中核与中核建实施重组,中核建设集团整体无偿划转进入中核集团,不再作为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中核和中核建,均于1999年6月在中国核工业总公司部分成员单位基础上组建成立。前者主要承担核全产业链的科研开发、建设与生产经营,后者主要承担国防工程与核电工程建设。这是分开19年后两家重新合二为一。

在经历了三年无核电新项目核准之后,中核建毛利率最高的核电工程板块受到影响,尤其是利润更高的核岛土建、安装类合同,另一方面收入比例最高的工业与民用工程则遭遇建筑施工成本的上涨,利润下降。这一期间,传统重要业务军工工程建设呈上升趋势。

纳入中核麾下,中核建与中核的核电业务合作将得到巩固,而中核则将受益于中核建在军工项目工程建设方面的优势。两家合并可谓各取所需。

2018年9月7日下午,国家电投召开总部、国家核电本部干部员工大会,就集团公司总部机构暨核能管理模式优化调整工作进行动员部署。

会议宣读了国家电投总部机构暨核能管理模式优化调整实施方案。根据方案,国家电投总部将与国家核电本部深度融合,全面加强对核能业务的决策、指导和监督;国家核电成员单位由国家电投直接管理,实现集团核能业务和资产的一体化运作。在国家电投总部增设核能安全与发展部,对核电工程建设、生产运营、核安全与核应急、寿期维护等业务进行专业化管理,并赋予核能安全与发展部相应的管理职能。同时,为适应新时期国家电投总体发展战略需求,对总部部分职能机构作适应性优化。

9月20日,国家电投召开总部干部员工大会,宣布总部机构调整及干部员工岗位安排。根据国家电投(国家核电)总部机构暨核能管理模式优化调整实施方案,国家电投(国家核电)总部设20个部门,国家电投(国家核电)总部实施一体化管理。

2007年,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简称国家核电)成立,是受让第三代先进核电技术,实施相关工程设计和项目管理,通过消化吸收再创新形成中国核电技术品牌的主体;是实现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引进、工程建设和自主化发展的主要载体和研发平台;是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站重大专项CAP1400/1700的牵头实施单位和重大专项示范工程的实施主体。2015年,中电投与国家核电正式宣布合并成立国家电投。

而随着核电重大专项工作进入收官尾声,国家核电的定位也开始发生转变。此番机构调整,深度融合国家电投总部与国家核电本部,由总部增设核能安全与发展部,进行统一管理。本质上,这是对2015年两家合并后的彻底融合。

外部环境:中美不“核”

2018年的新闻焦点离不开“贸易战”,核电行业也被卷入。

2018年10月12日,美国能源部下属美国国家核安全局(NNSA)发布了《美国对中国民用核能合作政策框架》,对联邦法规810条款进行补充。

联邦法规810条款,是针对核材料进出口管制制定的法规。当向810条款覆盖的国家地区出口涉核的相关技术、材料时,美国核电供应商及拥有美国核技术授权的他国核电供应商均需向美国能源部提出申请,得到授权并得到严格清单核对确认后才能真正进行出口。此番补充政策的出台,专门针对中国核电行业,就技术、设备和材料的出口政策给出具体清单。

可以确定的是,禁令中关于AP1000建设的设备部件,其政策为推定批准,因此不会对AP1000项目产生影响。

在此后11月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国家电投下属国核工程联合国核自仪,与美国西屋电气公司就AP1000后续项目仪控采购合同联合签署CAP1000项目合同执行确认书,确认西屋电气为CAP1000项目六台机组提供部分仪控设备供货及相应的技术服务。国核工程官方表示,本次确认书的签订为推进CAP1000项目的顺利执行注入强心剂,展现各方对合同执行的信心。

而对于华龙一号,中国核电公告表示:华龙一号属于中国自主化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设备国产化率超过85%,进口设备基本没有美国提供的产品,即使有,我们认为也不存在唯一性,所以此次禁令不会对华龙一号的建设产生影响。

不过四代核电合作则受到实质影响。新年伊始,美国泰拉能源与中核集团的行波堆项目合作中止。行波堆技术属于四代核电技术的一种,这一技术目前已完成概念设计,还未正式开展早期试验。泰拉能源选择中国进行合作的重要原因之一正是中国有相应的厂址、燃料等供应能力。

技术突破

2018年10月16日,国家能源局网站发布了关于印发《大型先进压水堆及高温气冷堆核电站重大专项档案管理实施细则》的通知。核电专项的档案管理,一方面有利于国家对已有的成果进行全面梳理和评估,另一方面也有利于行业在已有成果基础上进行再创新。

核电专项可以说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核电行业预算最多、耗时最长的一次科研投入,而其所取得的成果也令人惊喜——结合2018年美国收紧核技术出口管制,中国核电行业的实力可以说得到了美国的“认证”。

官方消息显示,截至2017年7月,核电专项已立项课题179项,核定中央预算113.99亿元,在压水堆和高温堆分项中,已经完成验收的课题为54个,其中设计类15个、设备类16个、材料类5个、实验类8个。课题成果绝大部分得到了实际应用,部分研发成果应用性能已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另外,重大专项知识产权创新成果丰硕: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和出口权;形成新产品、新材料、新工艺、新装置等962项;形成知识产权3000余项(截至2017年6月30日);形成国家行业、企业标准849项;三代核电设备国产化率从2008年的30%提升到85%以上,高温气冷堆设备国产化率达90%以上

事实上,2018年,各类关于技术突破的新闻也证明了这一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首台AP1000屏蔽电机主泵实现国产化。

2018年9月11日,沈阳鼓风机集团核电泵业有限公司和哈电集团哈尔滨电气动力装备有限公司共同承制的首台AP1000屏蔽电机主泵在沈鼓核电顺利完成全部产品试验和试验后拆检工作,试验数据显示主泵各项性能参数均满足主泵设计规范书的要求,整体拆检各项指标均满足相关要求。

weinxin
扫码,关注科塔学术公众号
致力于成为国内领先的科研与学术资源导航平台,让科研工作更简单、更有效率。内容专业,信息准确,更新及时。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