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流大学经费来源结构变化分析与启示

2019年5月18日20:45:14世界一流大学经费来源结构变化分析与启示已关闭评论 13 views

作者:李勇  来源:《北京教育》杂志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在长期的办学过程中,世界一流大学在经费筹集方面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近些年来,受世界金融危机和经济放缓的影响,各国高校的筹资策略也发生了变化。本文通过研究自 2005 年以来部分世界一流大学经费来源结构的变化,分析其经费来源结构的特征,特别是筹资措施的新变化、新经验,为我国世界一流大学的经费筹集提供借鉴。根据《美国新闻导报》2015 年最新排名结果,我们选取了前 6 名的世界一流大学,分别是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MIT)、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以下简称伯克利分校)、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进行案例研究。

世界一流大学经费来源结构变化特征分析

世界一流大学的经费来源构成包括科研经费、捐赠及其投资收入、学费、政府拨款和其他收入(包括附属企业、医疗服务和教育活动)。2005 年 -2014 年,学校总收入均有较大增长,期间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和伯克利分校总收入年平均增长分别为 6.4%、8.1% 和 4.4%,到 2014 年度三校总收入分别为 44 亿美元、45 亿美元和 23 亿美元。近 10 年来,纵观各校经费来源结构变化,可以发现以下几个特征:

1. 科研经费总量增加,但所占比例呈下降趋势。科研经费的总量都有较大增长,哈佛大学从 2005 年的 6.3亿美元增长到 2014 年的 8.2 亿美元,增长 30% ;斯坦福大学从 2005 年的 9.7 亿美元增长到 2014 年的 12.7 美元,增长 31% ;伯克利分校从 2006 年的 5.1 亿美元增长到 2014 年的 7.1 亿美元,增长 39%。此外,三校科研经费所占比例变化呈现很大的一致性,即整体呈下降趋势:2005 年 -2009 年,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该比例持续下降,2009 年 -2011 年有所回升,但 2011 年之后又呈下降趋势;2006 年 -2008 年,伯克利分校该比例下降,2008年 -2010 年有所回升,2010 年后持续下降。另外,2014 年,MIT、伯克利分校、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科研收入分别为 15 亿美元、7 亿美元、4.8 亿英镑和 3.7 亿英镑,占学校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49%、32%、41% 和 25%,是学校的最大收入来源。

科研经费所占比例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近年来科研经费总量出现下降。例如:哈佛大学自 2011 年科研经费总量出现连续下降;斯坦福大学和伯克利分校 2011年 -2013 年总量下降,2014 年较上一年略有回升,但是增长幅度不及总收入的增长幅度。因为科研经费的主要来源是联邦政府,所以经费总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来源于联邦政府的科研拨款数量降低了。例如:2014 年哈佛大学来自联邦政府的科研经费为 6.1 亿美元,较上一年下降了 5% ;伯克利分校 2013 年来自联邦政府的科研经费较上一年减少 3,941 万美元。

2. 州政府对教育的投入有所波动,整体下降明显。2006 年 -2014 年期间,伯克利分校州政府教育投入数量和所占收入百分比有所波动,但是整体大幅下降。2006 年,伯克利分校州政府教育财政拨款为 4.6 亿美元,2014 年为 3.3 亿美元,减少 1.3 亿美元,占学校总收入比例由2006 年的 27.3%下降为 2014 年的 16.5%。对于公立大学,政府投入,特别是州政府拨款是其经费的主要来源之一。2006 年 -2010 年,伯克利分校州政府教育财政拨款为学校的第二大收入来源,由于州政府投入的减少,2010 年之后成为第三位收入来源。

综上分析,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对世界一流大学的投入均处于减慢或下降的态势。以美国公立大学为例,高校收入中来自政府投入的比例由 2004 年的 49%下降到2013 年的 44%。其中,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投入减少更为显著,2013 年公立四年制大学每个全日制学生来自州和地方政府的收入比 2008 年减少 24%,两年制公立高校减少 18%。[1] 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英国大学的政府拨款也有所减少。例如:2014 年,剑桥大学来自政府的拨款为 1.79 亿英镑,较上年减少 500 万英镑。

3. 私立大学的捐赠及投资收入明显增长。面对科研经费和政府财政投入减少的压力,世界一流大学为了保持其卓越地位,吸引和保留全球最好的教师和学生,都在积极探寻或扩大其他经费来源的渠道,以保证总经费的不断增长。对于私立一流大学而言,增加捐赠与投资收入是一个明显的趋势,成为了私立一流大学的重要经费来源。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该项收入总体呈增长态势。以哈佛大学为例,2005 年捐赠收入为 1.9 亿美元,2014 年为 4.2 亿美元, 增长 2.3 亿美元, 年平均增长13.5% ;2005 年来自捐赠的投资收入 8.6 亿美元,2014年为 15 亿美元,年平均增长 10.4%。如果加上非捐赠资金投资收入,捐赠及投资收入占学校总收入的比例由2004 年的 42% 增长到 2014 年的 48%。相对而言, 伯克利分校的捐赠收入增长缓慢,2006 年为 1.35 亿美元,2014 年为 1.84 亿美元,年平均增长 6.4%,但是投资收入出现了下降,由 2006 年的 7.3 亿美元,下降到 2014年的 4.4 亿美元,降幅达 2.9 亿美元。总体而言,私立大学的捐赠及投资收入要高于公立大学。例如:2013年,美国四年制私立大学为 19%,而公立大学仅为 4%。2014 年,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捐赠及投资收入(不包括非捐赠资金投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35%和 31%,而伯克利分校为 10%。

4. 公立大学学杂费增加明显。面对学校财政收入减少的压力,公立大学主要措施之一是增加学杂费的收入。伯克利分校作为公立大学,面对州政府投入的减少,在学杂费方面的收入呈现了明显增长的态势。学杂费收入占学校总收入的比例从 2006 年的 17.5%,上升到 2014年的 30.6%,由 2006 年至 2010 年学校的第三位收入来源,到 2010 年之后取代州政府投入成为了第二位收入来源,而且在持续增长,到 2014 年几乎接近第一大收入来源—科研经费(31.5%)。近年来,伯克利分校等一些著名大学加大外国留学生的招生规模,其重要目的之一就是通过收取留学生的较高学费来增加学校的收入。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学杂费标准每年也在上涨,但上涨幅度较小,占学校收入比例变化不大,且略有下降。2005 年,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学杂费比例分别为 21%和 14%,2014 年分别为 20% 和 12%。整体而言,美国高校的学杂费收入占学校收入比例也整体上升。公立大学从 2004 年的 15.8% 增长到 2014 年的 20.8%,私立非赢利大学从 2004 年的 28.7% 增长到 2014 年的 32.5%。但是美国公立大学学杂费上涨幅度高于私立大学,2008年 -2013 年期间,公立大学每个全日制学生学杂费上涨17%,而私立非赢利大学为 7%。[2]

5. 部分大学的其他收入有所增长,其他大学变化不大。斯坦福大学和伯克利分校均有不同程度增长,所占学校收入比例分别由 2005 年的 21% 和 12% 增加到 2014年的 26% 和 13%。斯坦福大学增长明显,主要是因为教学医院的收入有较大增长,2005 年,占校收入比例为10%,2014 年增加到 15%。哈佛大学基本变化不大,略有下降,由 2005 年的 15%下降到 2014 年的 14%。剑桥大学的附属企业收入占学校收入的比例较大,2014 年,其考试委员会和出版社收入占学校收入的 40%,与上年相比基本持平。

对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启示 

1. 多渠道增加对一流大学建设的投入。高等教育是一个成本递增的产业,特别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需要吸引世界最好的教师和学生,需要一流的教学和科研设施,需要有持续和巨大的经费投入。我国高等教育经费有了较大增长,尤其是“985 工程”和“211 工程”以及“优势学科创新平台”等项目的实施加大了对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高水平大学的投入,有些学校已经接近或超过了部分世界一流大学的经费收入水平。但是整体而言,我国重点建设高校的经费收入与世界一流大学还有较大差距。例如:2014 年,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MIT、伯克利分校、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年度收入分别达 44 亿美元、45 亿美元、29 亿美元、23 亿美元、23 亿美元和 18亿美元。同年,清华大学经费收入达 20 亿美元,北京大学达 14 亿美元,已经超过或接近牛津大学 18 亿美元的收入,但是仍然不及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的一半,特别是世界一流大学生均支出远高于我国重点大学。此外,世界一流大学每年经费收入以较高速度不断增长,如2014 年牛津大学、斯坦福大学较上一年分别增长 10.5%和 8%。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建设我国世界一流大学应借鉴国外有益经验,多渠道筹集资金,完善政府、社会、学校相结合的共建机制,形成多元化投入、合力支持的格局。[3]

2. 进一步加大政府的投入。2012 年,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 GDP 的比例实现了4% 的目标,这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但仍然远低于 OECD 国家的平均水平。2011 年,OECD 国家平均为 5.6%,同年印度为 4.5%,我国为 3.9%。因此,我国各级政府应该进一步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是国家战略,而且作为公立大学,政府应该作为主体投入。2013 年,美国四年制公立大学政府投入占总收入 38%,两年制为 71%,仍然是公立大学收入的最大来源。以伯克利分校为例,2014 年,政府各项投入占学校总收入 38%。2014 年,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的政府财政投入占学校的收入比例平均为 33%,低于伯克利分校。相对而言,国外政府对私立大学的直接教育投入较少,主要以科研拨款和对学生资助形式投入高校,其中科研拨款占有较大比重。例如:2014 年,斯坦福大学总收入中有 24% 的收入来自联邦政府的科研资金投入,是学校收入中的第二大来源。借鉴国外经验,我国应创新财政支持方式,更加突出绩效导向,形成激励约束机制。[4] 各级政府除了增加常规拨款外,应更多以竞争性的科研拨款形式增加对大学的投入,向教育质量和学科水平较高的学校倾斜,使投资更多地与学校的产出和绩效挂钩。

3. 适当提高重点大学的学费标准。目前,我国高校同一专业的收费在同一地区是基本相同的,与学校的类型与水平没有关系。按照“谁受益、谁付费”的原理,接受更高水平的教育应该支付更高的学费。此外,由于高水平大学,特别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办学成本更高,我国重点大学收取比一般院校较高的学费,应是合理的,也符合国际惯例。与此同时,学校应加大对学生的资助,确保符合录取条件的学生能够有负担能力完成学业。2013 年,伯克利分校的学费收入占 29%,高于美国四年制公立大学 22% 的水平,远高于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三校 15% 的平均水平。

4. 努力提高捐赠与投资收入。我国普通高等教育经费收入中捐赠所占比例较低,2013 年为 0.54%,比 2007年 0.75% 有所下降。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浙江大学三校的捐赠收入比例平均为 2%,远远低于世界一流大学的捐赠收入。由于捐赠收入低,而且缺乏专业的资金管理公司经营等原因,其投资收入也较少。因此,国家应进一步完善捐赠政策,激励企业和个人更多地投资我国高等教育。高校应运用专业的基金管理公司,运营管理资金,实现资金投资效益的最大化。同时,高校也应不断提高自身人才培养质量和科研水平,以吸引更多社会捐赠资金,形成学校知名度、综合发展实力与社会捐赠之间的良性互动。

5. 完善学校发展战略。从国内外获得经费较多的大学可以发现,实力强劲的综合型大学和理工科院校明显占优势。综合型大学由于学科设置较全,基础学科实力雄厚,可以获得国家较多的基础研究项目;理工科院校工科专业强势,可获得较多国家和企业的重大工程项目,因此其科研经费比其他类型院校明显要多,从而为学校经费的增长提供了重要的来源。另外,世界一流大学大都设有高水平的法学院、设计学院和商学院,其学费较高,也为学校收入增加提供了重要的渠道。因此,对于以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为目标的高校应完善学校发展战略,合理布局学科结构,进一步加强基础学科、工程学科以及一些人文社科专业。此外,目前我国高校的留学生比例还比较低,建设世界一流的高校应逐步加大留学生的招生规模,既提高我国高等教育的国际化水平,也可增加学校的收入。

6. 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在多方增加投入的同时,高校应科学配置资源,保证资金的合理支出,提高资金的利用效率。学校应公布年度财务收支详细情况,并向社会公开。政府和社会应监督和评价学校的资金使用情况,并作为后续投资的重要依据之一。此外,除了加大投入,高校还应从办学理念和体制机制方面进行改革,建立和完善现代大学制度,为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提供有效的制度保障。(作者李勇,工作单位:北京林业大学教育研究中心)

【参考文献】 

  [1][2] The condition of education,2015[EB/OL].(2015-05-28)[2015-10-16] http://nces.ed.gov/. 

  [3][4] 国务院 . 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国发 [2015]64 号)[Z].2015-10-24.

weinxin
扫码,关注科塔学术公众号
致力于成为国内领先的科研与学术资源导航平台,让科研工作更简单、更有效率。内容专业,信息准确,更新及时。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