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科学主体初探

2020年4月11日16:38:10开放科学主体初探已关闭评论 28 views

开放科学描述了研究开展方式、研究人员合作、知识共享和科学组织的持续运动,它影响整个研究周期及其利益相关者,通过提高透明度、加大开放性、扩展网络和促进协作来增强科学的发展,为各个层面开辟了科学的流程和产品。开放科学可以相对地追溯到一系列的开源、开放获取、开放数据、开放教育资源等术语上,开放科学正是在这些术语的基础上继续发展而来的。根据FOSTER分类法,开放获取、开放数据、开放同行评审、开放教育资源、开放科学工具等不仅是开放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提供支撑工具、测度方法和运行机制,被广泛应用于学术研究、政府管理、商业、出版、教育等领域,这些主体也是开放科学在不同阶段的表现形式。

开放获取、开放数据、开放同行评审和开放教育资源代表着开放科学运动的四支重要力量。其中,开放获取是所有开放科学运动的前提,开放数据是开放科学运动的重点,开放同行评审体现开放数据的价值,开放教育资源促进新科学的产生(见图1),下文将具体展开介绍。

开放科学主体初探

图1 开放科学的重要主体及作用关系

1开放获取

开放获取(Open Access, OA)的概念最早于2002年在《布达佩斯开放获取倡议》(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中提出,被定义为“可以在公共互联网上免费地获取文献,允许任何用户阅读、下载、复制、分发、搜索或链接到文章的全文等”。

众多科研机构、基金资助机构、政府部门等发表宣言和行动计划,开放获取理念得以传播。2003年6月,《布达佩斯宣言》发布,其宗旨是激发生物医学研究团体内部开展讨论,尽快而广泛地实现重要科学文献的开放获取。2003年10月,“开放获取柏林国际会议”上,由德国马普学会发起并发表《关于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资源开放获取的柏林宣言》(Berlin Declaration on Open Access to Knowledge in the Science and Humanities,简称《柏林宣言》)。该宣言主张,学术研究的成果应免费提供给所有人,“在尊重原作者的前提下,可出于合理目的,借助任何数字媒体进行公开复制、使用、散发、传播和展示,并制作和散发其衍生品”。2008年6月,38个国家在韩国首尔签署《世界科学联盟协议》,为世界各国的多种科学资源和专业知识提供一个单一的、精确的接入点,任何连接互联网的人都可以通过该网站査询44个国家的32个国家级科学数据库。2013年,全球研究理事会(Global Research Council,GRC)通过了《科技论文开放获取行动计划》。2018年9月,科学欧洲(Science Europe)团体发起了一项重要的里程碑式的开放获取倡议,名为“S计划”。这项新提出的开放获取倡议要求,受国家资助的研究组织和机构的研究人员到2020年时只在开放资源库或开放获取期刊上发表他们的成果。现今,开放获取行动已扩展至政府、商业公司、文化机构等,开放获取网站、知识库和软件等工具不断被创造并加以改进,开放获取所蕴含的开放理念推动了开放科学事业的蓬勃发展。

2开放数据

开放数据(Open Data, OD)是指数据可被任何人自由、公开地获取、使用与再使用,不受版权或专利等条件的限制。

全球开放数据运动始于美国。2009年1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开放透明政府备忘录》,要求建立更加开放透明、参与合作的政府,体现了美国政府对开放数据的重视。同年5月,美国的“data.gov”正式上线,囊括了交通、经济、医疗、人口等方面的数据。之后,开放数据运动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兴起,众多国家加入开放政府数据行列。2010年1月,英国的“data.gov.uk”正式投入使用,通过纳入大量政府数据的方式,使公众更便捷地获取政府数据及相关服务。2011年9月20日,巴西、印度尼西亚、墨西哥、挪威、菲律宾、南非、英国、美国等8个国家联合签署《开放数据声明》,成立开放政府合作伙伴组织。2013年6月,法国、美国、英国、德国、日本、意大利、加拿大和俄罗斯国家首脑在北爱尔兰峰会上签署了《开放数据宪章》,承诺进一步向公众开放可机读的政府数据。截至2014年2月10日,全球已有63个国家加入开放政府合作伙伴。

2015年 8月,我国国务院印发了《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 提出“加快建设国家政府数据统一开放平台,制定公共机构数据开放计划,于2020年年底前,逐步实现就业、交通、医疗、教育等与民生紧密相关的政府数据向社会公众开放”。政府数据的开放是数据开放的关键环节,它的关联和融合将带来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除了政府数据开放外,开放数据也在商业中得以应用。如百度公司收集与航班相关的数据研发出百度天眼,帮助用户方便、具体地查询航班号、出发地、目的地及当前所处位置的一系列信息,为人们的出行提供便利。企业把这些分散的、割裂的数据进行整合、交叉关联,挖掘出巨大的经济价值,同时为人们生活带来便利。

3开放同行评审

开放同行评审没有单一的定义,因为它由不同的学术期刊以不同的方式实施,但它被广义地定义为“在同行评审期间的任何时候提供作者和评审身份的相互披露或出版过程的任何学术评论机制”。

同行评审的做法是从16世纪西欧一些国家对图书出版的许可和审查制度中分化出来的,普遍认为其最初付诸实践要归功于英国伦敦皇家学会和法国皇家科学院的成立,以及对应的2种内刊《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和《Journaldes Séavans》的创办。伦敦皇家学会秘书亨利·奥登伯格作为《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的首位编辑,负责收集、报道和编辑他人的科学工作,他在工作中逐渐开始邀请一些公认的权威来对拟发表的科学文章进行独立的审核。早期的开放同行评审就是在评审程序中将评审专家的身份姓名透露给所评审论文的作者的方式,有的还将审者身份及其评审报告向读者公开。随着近代科学的兴起,相应的审核制度逐渐演变成今天的期刊同行评审制度,并相继演化出3种方式:单向匿名评审、双向匿名评审和开放式评审。20世纪90年代,兴起新的同行评审形式,主要有以下4种主要模式,分别是全部开放模式、部分开放模式、传统与开放两个评审阶段的出版模式和按意愿选择公开的评审模式。在21世纪社交网络环境下,学术推荐系统与预印本评论网站可以允许科学研究者进行在线评论和推荐,在开放同行评审的透明度和开放性上均有较大的发展。

4开放教育资源

2002 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了“开放教育资源(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OER)”术语,是指利用信息和通讯技术为非营利机构的使用者提供的可以使用、采纳或用作咨询和参考的开放性教育资源,包括讲义、参考文献、阅读材料、练习、实验和演示,也包括教学大纲、课程内容和教师手册等,即“以任何媒介、数字等形式存在的,是公共领域内教与学的资源或是经过公开许可发布的资源。”

2001年4月4日,麻省理工学院正式宣布建设开放课件项目(MIT Open Course Ware,MITOCW),以供全世界的教育者和学习者免费享用,揭开了“开放教育资源”运动的序幕,其理念和创新实践得到了全球超过 150个机构的认同和响应,影响和带动世界范围内的开放课件运动。美国的哈佛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斯坦福大学等继麻省理工学院之后纷纷推出开放式课程项目;日本于2005年成立了开放资源联盟,东京理工大学、东京大学、北海道大学等24所大学推出了开放式课程;加拿大、墨西哥、巴西、智利等国家纷纷推出本国的开放课件项目网站和开放式课程。

开放教育资源从一种理念迅速发展成为波及全球的开放教育资源实践。在威廉和弗洛拉休利特基金会的支持下,国际开放课程联盟(Open Course Ware Consortium, OCWC)成立。2008年,爱德华王子岛大学的戴夫·龚米尔和布莱安·亚力山大创造了MOOC这个词汇,旨在通过网络实现大规模的参与和资源的自由获取。自产生以来,获得了世界顶级高校的积极参与、全球范围内大规模的学生参与、风投及基金巨额的财政支持。开放教育资源为每个人不受限制地享有使用、定制、改进、重新配发教育资源提供了自由,营造了关于学习、 创造、分享、合作的一种参与式文化,进一步促进了合作、灵活学习和教学实践的开放分享,推动科学的发展和再生。

weinxin
扫码,关注科塔学术公众号
致力于成为国内领先的科研与学术资源导航平台,让科研工作更简单、更有效率。内容专业,信息准确,更新及时。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