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革命与可持续发展

2020年8月13日22:18:56数字革命与可持续发展已关闭评论 15 views

编者按:2018年,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Applied Systems Analysis,IIASA)的全球研究项目组“2050年的世界(The World in 2050,TWI2050)”提出了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6种关键变革途径,涵盖了推动社会变革的主要驱动因素,包括人的能力、消费与生产、脱碳与数字变革等。为了充分抓住数字革命带来的机遇,降低数字化风险,实现全球未来可持续发展。TWI2050于2019年7月发布《数字革命与可持续发展报告》,该报告聚焦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所需6种关键变革中的数字革命,阐述了数字革命和可持续发展之间存在的积极、消极影响,并提出实现可持续发展所需的政策、机构和管理手段等政府治理层面的思考。本文对其主要内容进行摘编。

数字革命不仅是解决可持续发展的“工具”,也是推动全球颠覆性变革的根本,是社会变革的关键驱动力。数字化可以促进能源和交通系统实现脱碳、循环经济、能源最大利用、可持续城市转型、生态系统保护监测等。当前数字革命存在的威胁、机遇必须与可持续发展理念的转变协同发展,从而改变对可持续发展理念本身的诠释。

一、数字化与可持续发展的关系

1. 新时代来临:从人类历史看数字化

25万年前智人新物种出现,7万年前人类经历第一次认知革命,掌握语言,使人类区别于其他物种。1万年前冰河时代后进入全新世,新石器的应用促进作物种植和驯养动物,反过来又促使村落形成,第一个小规模社会和早期文明出现。两百年前,工业革命使全球经济互通、网络全球化、生产效率大幅提高。这个新兴的时代被称为人类世。上世纪50年代,以指数速度发展的数字革命,标志着第三次文明来临。可持续性转型需要在这个新时代下发展、实施,这个时代被称之为数字人类世。

2. 数字技术为人类世带来一场颠覆性的革命

数字技术能帮助能源、交通和工业等部门快速脱碳,并促进经济共享循环、非物质化、资源和能源高效利用、生态系统监测和保护,保护全球公共资源,是一种可持续技术。鉴于可持续发展转变需要很长时间完成,或许2050年甚至以后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中间节点。以下6个策略可以将数字化与可持续发展战略联系起来:(1)转变创新模式:研发领域创造可持续的数字化视角;(2)通过环保指标的标价激发市场调节作用,例如,用碳定价、生态税收来激励数字创新以支持可持续发展;(3)利用数字化来实现可视化和建立转型路线图,帮助市场和规划进程朝着可持续的方向转变,包括明确界定能源、交通、土地利用系统、城市和工业部门的目标;(4)在国家层面投资数字现代化项目,大规模增加公共机构的数字化知识;(5)扩大数字化研究网络,转变可持续性研究;(6)与私营部门、民间社会、科学界和国家建立对话,就数字人类世的制度、社会和规范性意见达成一致。

3. 数字化的破坏性正在挑战人类社会的包容性和凝聚力

如果数字化与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违背,会放大社会中已经存在的许多问题,从而使人类面临四大挑战:(1)社会不平等(劳动力市场、教育体系和国际劳动分工)和社会内部的消耗力量进一步增加;(2)某些企业数字转型造成经济垄断(亚马逊、苹果、Facebook、谷歌、微软);(3)数据主权和公民权利受到进一步限制;(4)公共组织的治理能力削弱。数字化可以帮助解决这四个难题。如果没有新的治理和政策,目前的数字化是否能够接受“社会引导”,否则加速发展的数字科技将对公民、机构和政府产生威胁。

4. 2030年后的数字时代来临

决策者、科学家、企业和民间社会行动者必须加紧努力,了解数字变化的多重影响,并预测其造成的结构性变化,以便为塑造数字化进程奠定基础,使之朝着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发展。数字化的颠覆力量将人类社会锁定在新的经济、社会和文化中,VR、AI、深度学习、大数据越来越多地被用于规划和情景构建过程,便于人类掌握复杂社会生态系统中决策认知能力,提供多个视角利于决策。基于对数字化发展动态的全面评估,德国全球变化咨询委员会提出与前述的四大挑战密切相关的七个主要数字化临界点:(1)以数字驱动资源和密集型排放的增长模式为基础,而这些增长模式尚未转变成可持续发展模式,超越地球承受能力,在地球生态系统中触发引爆点;(2)剥夺个人权利,包括隐私权和公民权利,对个人数字化全面监控以及数字化威权主义或极权主义;(3)采用自动化决策系统破坏民主和社会包容性,越来越多的领域使用该系统,尤其是数字化私营部门;(4)私营企业在全球、区域、国家的主导地位,削弱了民主控制,并受到进一步基于数据的权力集中的驱动;(5)全面自动化对劳动力市场的破坏——引发了人们对人力资源与经济发展无关的担忧;(6)跨国精英操控造成全球社会分化;(7)人类增强技术或机器进化,将导致社会的大规模变革。

5. 数字人类世的悖论:数字化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创造必要条件

除了数字人类世的不确定性和可能的社会转折点之外,还有前所未有的数字机遇和变革,有利于向可持续发展的转变。

(1)技术方面实现线性经济向循环经济的转变。人类要将财富创造与资源消耗、排放污染和生态破坏脱钩。全面监测地球,保护地球生态系统。

(2)数字化过程和相关技术结合,知识大爆炸将为人类提供新潜能。如新复合材料、纳米技术和纳米生物技术、基因工程、合成生物学、仿生学、量子计算、增材制造和人类增强。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和大数据也将改变科学研究的范式,虚拟技术获取全球先进知识,为每个人创造公平、辉煌和安全的未来。

(3)数字化趋势可以促进文化、制度和行为创新。跨国通信网络有助于建立一个网络化的全球社会、跨国治理机制、全球共同视角、全球合作文化、跨国认同,并可能创造新的文化。

6. 人类增强促进人类向数字人进化

数字技术及其融合必将增强人类的生理和认知能力。主要的挑战肯定是认知能力的提高。互联网和移动应用已经为人类的认知能力提供了重要的增强技术,它们构成了一种外部记忆和知识储备方式。当然,危险在于滥用和扩散,未来可能由虚拟现实发展为从根本上增强的替代现实。失去个人隐私和对个人数据和个性的控制已经是一个挑战,但如果新的仿生和人类增强系统落入坏人手中,或经历人类无法控制的进化,它们可能会对民主国家和思想自由构成巨大危险。失去控制和无法进行社会引导可能是数字人类世的最大危险。

7. 理解并克服创新突破的“阻滞时刻”

从历史上看,大规模、根本性和颠覆性的技术创新往往会导致社会和经济动荡,甚至造成危机、倒退或冲突。当今数字化时代的挑战是解决数字人类世巨大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同时解决人工智能、自动决策过程和虚拟空间等新出现的挑战。

8. 建立负责任的知识社会

只有在数字化和可持续发展研究社区融合的情况下,才能有利用数字化、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的机会,遏制它们的潜在风险,并将数字化和可持续发展转变联系起来。因此,创建一个相互依赖的系统架构,将有助于协调数字化和可持续发展转型:

教育:人们需要了解新出现的数字转变。

科学:新知识网络化必须创造变革性的知识,以整合数字化和可持续发展转型,避免数字化临界点,并为人类与智能机器的融合建立规范。

国家现代化:公共机构尚未准备接受并管理数字化趋势,这方面需要大规模现代化教育。

实验空间:早期的创新阶段,边做边用是技术和制度扩散的主要原则。需要建立创意空间来培养快速学习能力,使“头脑风暴和初创企业”取得成功。

全球治理:数字革命对全球联盟造成影响。例如,数字时代将影响联合国的现代化。

“新人文主义”:2030年议程可以被视为世界的新“社会契约”,改变了对2030年后未来的价值观和愿景,并朝着人类的可持续性迈进。这意味着为对人类和地球的未来制定新的规范性目标。

9. 实现2030年议程的紧迫性

未来10年,人类必须利用数字化机会建设可持续社会,学习如何管理和积极利用数字化和人工智能的社会影响,将虚拟和物理空间与现实融合,避免进一步侵蚀社会凝聚力。世界正处于十字路口,如果不能正确处理好这两个基本问题,即数字化的绿色经济和稳定、公平、开放的数字化社会,世界将陷入严重的僵局,而不是进一步发展可持续性转型。

二、实现数字时代的可持续发展转型

社会及政府正站在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管理数字化转型具有挑战性,用于指导数字化向可持续发展转变的指导原则如下:

1. 搭建数字化与财富创造之间缺失的桥梁

近几十年来,数字化作为经济进程的加速器发挥了更大的作用,但经济进程仍然主要以化石能源和资源开采为基础。如果不从政治角度对可持续性进程进行修正,无限制的数字化发展可能会将世界进一步推向一个超级消费社会,从而危及可持续发展转型的成功,数字剧变也会使许多社会问题复杂化。然而,如果数字化进程修正成功,那么数字化的破坏性影响可以被用来加速和增强可持续性转型。数字化可以促进能源和交通系统的脱碳、全面的循环经济、资源和能源的效率、可持续的城市转型以及生态系统的监测和保护。因此,有必要制定相应的政策,六个关键机制有助于在数字化和可持续发展之间建立“缺失的联系”。

(1)通过系统地将可持续性要求纳入其研究和创新过程,数字化研究的先驱可以帮助制定数字化可持续发展的任务。

(2)温室气体排放、绿色税收应与自然资源的消费挂钩,税收改革是推动数字化创新走向可持续发展的有力途径。

(3)根据政府发布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以及行业和地区转型路径来打造市场,调动数字技术潜力,促进可持续转型。

(4)启动国家现代化项目,在迅速提高公共机构的数字技能的同时与可持续转型相连结。人工智能可以作为一个新参与者集成到治理系统中。

(5)加强可持续性和数字化研究人员合作,这样才能系统获得数字化、可持续社会转型途径的知识。

(6)建立企业、政府、民间社会和科学的对话网络。

2. 设立规范标准和制度创新为可持续数字时代护航

数字化变革的驱动力将产生更根本的变化:基于大数据分析的自动决策或支持系统将渗透到法院、卫生系统、议会、私营企业、军事组织、警察和大学。人类需要制度创新和防范措施,以开辟通向未来可持续数字化的道路。数字化不仅是一个加速技术变革的过程,而且也是一个需要深层次规范、制度创新、防范措施的文明转变。

3. 投资面向未来的科学教育

在瞬息万变的时代,唯有教授人类科技知识,才能更好迎接未来可持续数字时代。

(1)可持续性科学和数字化研究之间建立桥梁。开发新的研究领域,理解数字转型及其社会影响,打造支持人工智能、虚拟现实、自动化决策和可持续的系统。

(2)积极创建协同效应,改变“管理数字转型”的说法,使创新研究脱离对技术发展的挑战和威胁的分析,而是侧重于新的想法和解决方案。

(3)研究所与私营部门、民间社会和各级政府互动,加大公共研发投资。

(4)基础研究应加大对旨在建立快速可持续数字移动以及城市、能源和教育系统的现实世界实验(未来实验室)的研究投资。

(5)在发展中国家创建可持续发展数字研究中心,确保其成为可持续数字社会转型的推动者;对下一代进行可持续性教育为转型奠定基础。

4. 塑造数字时代的新人文主义

数字时代正催生一场新的、虚拟的、全球性的、即时的通信革命。数字人类世将重新定义对人类智力、人类与技术系统之间的界限、科学和地球的认知。数字时代还会带来文化转变,催生数字人类世的“新人文主义”,其要素和出发点包括:知识扩展将为经济、社会和文化创新打开新的大门;数字技术将使跨国交流和学习成为可能;虚拟空间将支持创建跨国网络和社区。所有这些都可以培养一种全球合作、全球世界观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化。

文章来源

https://iiasa.ac.at/web/home/research/twi/Report2019.html

编译:姚远、罗彧,责任编辑:王达

weinxin
扫码,关注科塔学术公众号
致力于成为国内领先的科研与学术资源导航平台,让科研工作更简单、更有效率。内容专业,信息准确,更新及时。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