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著名区块链科学家架构师赵勇博士

2020年10月13日23:10:46访著名区块链科学家架构师赵勇博士已关闭评论 1 views

赵勇博士:fusionblock创始人,清华大学工学硕士,美国芝加哥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博士,ACM/IEEE国际云计算/大数据会议主席以及清华大学大数据处理中心CTO。师从世界网格之父Ian Foster教授。先后任职于美国IBM全球研发中心,Argonne国家实验室,美国微软公司,获微软杰出员工奖,入选美国名人录。其独立研发的SWIFT系统数据算法平台已被广泛运用于美国能源部SDSS斯隆数字天空扫描,美国航天航空局AstroPortal天文数据网关,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引力波探测等项目。曾出版《架构大数据》《大数据革命》《大数据:数据管理与数据工程》等13部著作。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出自狄更新 《双城记》

人们从去年的趋之若鹜,到今年的谈虎色变,用180°大转弯来形容区块链的跌宕起伏真是一点也不为过。如今区块链创业环境恶劣已成事实,对于新硎初试的创业者们来说,无疑是一道枷锁。很多人花了大量的时间去聆听去学习,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初次见面的大神们似乎总有讲不完的道理,让人情不自禁地深以为然。可惜往往结果就是,习惯了大咖们的耳提面命,疏忽了本能的独立思考,转过身来,自己仍是一个个丈二和尚。

不过今天要讲的这一位,不光是因为他学识渊博且知行合一,更是因为他在功成名就之后仍愿意不遗余力提携后辈,如果不是因为见过几次面,小编并不相信当今社会仍有这样水镜伯乐。下面就是独家专访的全部内容,内容有些长,6000余字,阅读完毕大约需要10多分钟,内含二个通俗易懂又引人遐想的原创比喻,尤其是对于行业痛点的针对性梳理、架构性的解决方案是谈得既犀利有针对性又是有凭有据有道理。

目录

区块链现在的技术发展阶段

理想的未来行业设计应当如何

我国区块链发展痛点

架构上应有的创新和发展

要想实现监管应如何布局

最希望看到的区块链愿景和景象是什么

区块链诟病不少,是否应当”一刀切“

四川省的区块链发展的现状

正文

小编:区块链是什么想必大家都有一定了解,但是区块链现在发展到哪个阶段?在大众普遍认知的金融外衣下,您可否站在行业参与者的角度给我们梳理一下在您看来这个新技术的技术发展现在达到哪个阶段了?

赵博士:这么说吧,现在的区块链相当于94年的互联网,如果按互联网的年代来算的话,现在相当于发邮件都还费劲的年代。现在所谓的公链,包括以太坊,包括EOS,大家现在注重提升性能,打个比方就是,我们本来是要造一辆汽车,现在只是把引擎原型做出来了。车轮、车身、传动轴、方向盘,车灯这些都还没有,就只关注提高引擎性能。现在所有的公链项目都执着于怎么把引擎的转速提高到3000转、1万转,但是车完全开动不起来,也无法转向。

小编:理想的未来行业设计应当如何?

原创比喻1

现在的区块链不是汽车,只是引擎

赵博士:从架构上来说,如果我们造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汽车,而是一个飞机引擎,那整个方向都错了。现在大家聚焦是怎么提高TPS引擎转数,而没有对引擎的架构提出质疑。我们为什么要做区块链和创新?我是做网格计算的,我们做了几十年分布式计算,最核心的概念就是大数据,切成块存储在不同的节点上,不同的节点来完成不同的存储、计算和服务。所以这里面最核心的点,就是不把大的数据只存在某一个节点上。区块链一些人,为了达到共识和防止作恶,特意把所有的区块都存一遍,每个节点都存一份,如果要验证和回溯,可能要回溯到最原始的创世区块,你可以想一下这里面存储、计算效率的浪费是非常大的。这是最简单最笨的存储方式,这就导致了效率低下。回过头来说,如果改变存储方式,也能形成一定程度的分布,在一定的节点上存储我们的创世区块和实现回溯。这样我就可以设计出一个飞机引擎了。因为我的整个架构效率,已经比现在这个快很多。所以如果从这个程度上来讲,现在很多公链提升TPS完全就是在做无用功,因为它本身的底层架构就是有问题的。

优秀的架构师,例如微软,整个Windows的架构是在38年前提出来的,到现在的Windows 10依然适用。在2011年,我们微软几十号人把Windows编程那本书又重新翻译,也是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的献礼。历经十几个版本仍然适用,说明了基础架构的重要性。现在区块链的架构,底层最核心的存储架构,不适用于我们现在的大数据、人工智能时代和上层的各行各业的应用设计。用区块链1.0的架构,去支撑2.0,3.0甚至未来的4.0的产业应用是完全力不从心的。可以预见到,未来可以有超跑,会有飞机,会有喷气式战斗机,火箭等较新型的公链架构。那整个产业的公链都会被革新,都会被颠覆。技术架构,不单纯是做迭代,有的是革命,有的是更新,这取决于路线的不同。我提的那些点都是创新革命的点,第一个,一个节点可以不完整存储全部的数据。第二,我们现在数据都是放在块里。但是比如说调整为在块里只放验证,数据放在另外一套存储体系里面。从网格数据到大数据,数据已经经历好几个变革了,数据本来就是分布式存储,我只要保证它的加密和安全性。比如在金融体系里,银行,证券,保险,这些机构存储的,只是交易的过程。我们做任务执行也是一样的,记录的只是整个运行的过程,用其他方式可以保证数据的完整性,安全性。建立了规则,数据可以随便存在哪个地方,随便怎么存,特别轻,随时可以记录,验证也很快,这样我就可以开始造飞机引擎了。机制是一样的,所以今天不只谈融数链,先说到我们在技术架构上的革新,这是现在整个区块链的痛点。

原创比喻2

现在的区块链是汽车引擎架在板车上

赵博士:现在公链上DAPP没有中间件,全球几十万个应用提出来了,几十万分白皮书,那么这中间所有的东西相当于:轮子你要做,传动系统你要做。可是我现在只有一个引擎摆在地下,相应的都要自己开发,所以现在没有一个应用落地的,没有一个团队能把这些都干了。我也做了一个对比,过去几年O2O不是很火吗,但真正做得成功的就没几个,没有人系统分析过为什么全球几万家O2O企业都失败了,没有分析他理论上根本的问题在哪。是因为行业没有细分,不得不全程细分,是没有人去做。所以回到区块链也是一样,中间这个版块没有定义也没有专业公司,也没有标准和接口,所以每一个做DAPP的都得把所有的都做完,根据现在的公链架构,任何一个想做DAPP的都是失败的结局,从理论上推导没有一家能做成。

为什么只有一家能做成?就是因为你全链条都要去做,而没有太多企业具备这样的资产能力、行业经验、运营能力能从头到尾都走通,所以我们看到的大部分DAPP都落不了地,都在讲故事,就一个引擎要赶着它跑。现在很多DAPP就是这么干的,把区块链概念嫁接上去就拿板车就开始跑了,所以从这个点去分析这个行业你就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很多伪区块链,是拉着板车在跑。我们现在开始做第一步才开始定义其中的某一些版块而已,但未来我就希望每个版块我们来定义,把架构做好,然后就去做社区,像我导师一样,你去做轮子他做传动轴、车身,当这些都基本完备的时候车就拼起来了。所以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把版块定义好,让它先跑10迈。

小编:刚刚您提到了这个产业架构的问题,也包括了咱们整个区块链公链在模式设计层面应该或者可以提升的方向。那么在您看来,中国的区块链产业发展还有哪些痛点?

赵博士:中国发展数字经济是大势所趋,全球发展数字经济都是大势所趋,未来的竞争就在数字、虚拟经济领域里。中国数字经济现在占比32%,但是美国是50%,所以中国还有很大的空间去发展。我提的理论就是科技加金融双杠杆。产业一方面跟科技结合,一方面跟金融结合,两个杠杆来驱动,我们整个规划和产业才能上新的台阶。科技革新就是用大数据和区块链,金融就是用金融的手段和模式、流动性和市场来对接到产业,金融是传统的杠杆,科技是新的杠杆,科技加金融双杠杆来促进我们国家所有的产业,整个行业从政府到从业者到用户形成一种良性的生态关系。政府的职能在里面本身就是引导监管还有促进创新,比如政府的产业政策这些。目前难点就是政府不懂产业,不懂科技,也不懂金融。

所以有一个迫切的需求就是专家智库。传统的专家顾问就是顾而不问,把专家请来放一个专家团队,有什么事情支支招,或者有什么事情需要签字和评审来出席一下。专家没有决策权,没有行政干预权。有一点必须提到的是,美国白宫对未来政策的产业发展,对一些大的前瞻的东西很重视,比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并且会把行业对产业做研究的做实践的专家,请来形成一个顾问团队,由这些人来形成文件,而不是一些行政领导。并且对文件要去推动执行,不是说出个方案政府决定用还是不用,而是形成决议,然后政府官员负责把这套体系去立项,去推动实施。所以美国在一些战略科技计划上面都是非常前瞻的而且动作很快,比如09年奥巴马数据开放,1月份说的,5月份他的国家官网就上线了,而且针对数据开放的几项原则都一清二楚,后面的技术路线技术标准都出来了,这个如果没有技术专家、行业专家深度具体指导和实施,是不可能成立的。所以政府要破局第一要有金融意识,第二要有科技意识,还应该有相应的知识,我也给他们讲过一些课。并且必须有一个真正说得上话,管的上用的顾问团队,把我们国家真正的科技建立起来,包括政策制定,架构设计,行业指导和实施。

小编:模式设计上除了您之前提到的架构问题还有哪些具体方向是可以创新的?

赵博士:现在区块链技术整个中间层是缺失的,我们要把整个中间件定义好。回来讲一下为什么我非要提网格计算,就是因为我导师第一个网格的启动项目GriphyN,就拿了美国政府1180万美金,当时就开始做这个1.0。其实在2.0里网格计算基础的层级架构里面的一些板块都逐步实现了。但那时候有些功能就像用胶带纸粘起来了,没那么好,本来我需要有高质量的传动皮带来把传动轴和传动轮带起来,结果就绑了几根绳子,虽然也能跑起来。这就是1.0、2.0当时的状况。后来第三个项目就发展到Open Science Grid,就是开放科学网格,美国一个非常庞大的全美网格项目,是从GriphyN衍生出来的,把全美所有的高校和研究所包括进去,最多时发展到125个机构。当时有75个高校和研究所全部一起整合起来,有几十万台计算机,分布在美国各个点上,把它们连接起来,来促成美国的大规模的科学计算、工程计算和科研项目,包括一些军方项目。这个已经实现了区块链的分布式节点和数据资源共享资源协同,那跟区块链有什么区别呢?部分管理、监控、授权是中心化的,规模比现在比特币规模都大。

如果把授权功能放到节点上面,把数据全部完整地拷贝给各节点,立刻就变成去中心化了,但是会效率低下。现在区块链所谓的去中心化就是把权限,数据,功能在每个节点复制一下,每个节点行使而已。没有做更深层次的研究和机制,很初级。节点是同质化的,功能是同质化的,数据也是同质化的,根本就不能叫去中心化,只能叫点对点,在未来不短的时间内,要面临全部的革新,从架构到存储模式到协同方式。把奖励和共识机制的商业模式填充到网格里去,就可以定义未来的区块链。我们增加了计算层,把数据生产力和区块链的生产关系结合起来,真正的把数据的威力释放了。另外就是网格计算的关键词叫协同,区块链是同样的目标,全球点对点分布式的资源,完成比特币的流通或者完成供应链金融,目标都是把资源协同起来。但是现在区块链唯一能跟协同沾一点边的就是以太坊的smart contract(智能合约),可以依照我们拟定好的规则点对点的执行,在一个虚拟机上嵌入好这个程序,然后执行点对点的交易结算。但是任何一个协同一定是一个流程,我定义这个叫工作流。所以之前网格支持的那些大型的强子对撞机、医药计算、天文计算都是有流程的,复杂的流程涉及到几十个步骤,几百万个任务,像癌症的靶点药物治疗,就用我之前开发的Swift系统可以完整的定义,定义完了可以分发到全球的计算机上,还可以做容错,断点重启。这些在区块链上都没有,所以我们现在在区块链基础上增加了协同层,这是我们增加的另外一个关键的层级。区别于网格里面的协同层,网格里面叫collective,集合。任务输出、传输资源都要做集合,这边有流程和调度,这些区块链都没有。

我们说区块链改变生产关系,是“虚拟经济的共产主义”,即按需分配,按劳所得。有专业知识的,可以服务全球所有的公司。没有边界,可以受雇于任何人,按劳动获取收入,需要服务的,在区块链全网可以进行撮合和匹配。我们现在已经做了一个最初级的提升,但我觉得是革命性的提升,就是在这个smart contract上加上流程管理,我们叫smart workflow,单点之间的交易做成多点之间有顺序、流程的整个工作流,支持的行业就多了。未来就可以支持全社会的协同,比如做公司组织的构建和供应链金融、跨境贸易结算,举个例子,之前做跨境贸易结算至少要十几个步骤,一步一步自己串起来,中间任何一步出现问题你要做容错和回滚。所以为什么说现在DAPP落不了地,因为简单的支付需要自己去实现复杂的流程管理,现在就由我们来实现,现在你要做DAPP,只要涉及到流程,调用这个借口即可。关于区块链的架构我是倒推的,既然未来要支持全球的自组织自协同,整个机制现在是缺失的,那我就定义协同,让一个任务变成多任务而且还是有关系有顺序的,变成了流程,这个就是巨大的突破。网格最核心的概念叫虚拟组织VO(value object),就是能把全球分散的个体组织起来做协同。所以融数链做了两大创新,一个就是增强区块链的计算能力,另一个就是完全定义了一套协同机制。未来融数链是作为区块链4.0最核心的一个组件。但是对应到区块链共识的版块,我是准备整合国内外的、计算机的、安全的、社会学的、心理学的、金融学的等来定义整个算法和架构,拼成一部完整的汽车或一架飞机。

小编:要想实现监管需要怎么来布局?

赵博士:整个产业链配套要做好,假冒伪劣的要分辨出来,其实比喻一讲都是清清楚楚的。所以为什么未来要做成技术加法律共同监管,因为区块链的技术最有效的是在于,本来人与人之间打交道都要讲规矩,但规矩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写不到纸面上的东西。后来有些人觉得不对,针对某些行业就形成了规则,法律法规就是明晰化、字面化、数字化甚至计算机化的,比规矩强多了。但是区块链就是规则要变成代码了,包括以太坊之前提的Code is Law,虽然它没能完全被认可和实现,但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提法,我们把原来一些比较含糊的规矩变成了相对清晰的规则,然后有后果有责任,最后变成代码,代码就是符合就执行,不符合就不可能执行,就把模糊边界性的问题都规避了。这样就可以有效形成执行人与人之间的contract,真正把你的承诺变成了具体的行动,效率和执行力得到提升了。

但是除了代码还有人情,法律外也有人情道德,伦理道德人情还是需要人治。包括EOS的Dpos机制也是参考人大政协管理的东西。其实很多计算机是在模拟人类管理的,包括食品溯源,供应链金融这类,监管、安全、风控很多还是要靠法律来补充的。所以未来一定是技术补充法律上容易被人钻空子钻漏洞的地方,就用技术来严格的实施,就像交管局违规,原来可以改可以删,现在不可以删改,即使可以,也会留痕,这就把一些漏洞堵住了,用技术屏蔽了人们的作恶念头。同时有些技术照顾不到的灵活地带,需要制定规则衡量的地带,全部写清楚可能要一百条一千条规则,这一块就要有相应的法律,有一些政府的监督管理机构来有效的监督,就相当于造了汽车之后,修了路和红绿灯,监控摄像头、斑马线都有了,但是还是需要交通警察临时去指挥,最终就是代码加规则加法律,还有一些关乎到人情世故的东西结合起来,才是这个行业最终的有效监管。

小编:最希望看到的区块链愿景和景象是什么?

赵博士:我觉得,区块链往十年二十年后的最终目标看,然后倒推回来,我们中国目前不论产业、政策、人才和技术都是有优势的,我们中国人真正发力是在技术架构方面和全社会支援,区块链本来就是发挥人的能力,实现全社会共享。我们可以定义区块链4.0,打造完整的架构,来打造中国的大公链,因为中间件按我分析,有二十多个版块还没做。发动整个全国的社区,每个社区可以领一个版块来做,我管这个计划叫”众神之殿”。因为V神创立以太坊,发明智能合约,成了大神,那这每个版块都可以造就一个大神。另外别人都在造汽车引擎的时候,我们可以考虑怎么造飞机、造火箭。整个中国来制造,这样在区块链领域就是真正全球领先的,在数字经济领域就占领了自己的高地。

小编:区块链的诟病也不少,是否应当”一刀切“?

赵博士:在这个产业坚决不能一刀切,如果一刀切未来我们国家在数字经济领域,数字金融领域会完全失去主权和霸权,这是一个战略上的定位格局,不能说里面有些乱象完全砍断砍死,国家要加强在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不能因为汽车撞死人了,跌到田里了,就说汽车是个坏东西,不允许生产和研发汽车了,我们应该是更好地去修桥、修路、修红绿灯、设置警察、制定交通法规,而不是觉得自行车和板车更安全,更别说开飞机了,飞机坠毁一次,那更不能研发了。国家应该下重心来投入,在架构、技术、产业配套赶紧做,而不是看到汽车不好的一面就把研究汽车的人抓起来,因为车撞死人了。

另外区块链人才也非常缺,产业的培养也缺,既然这个行业资本在抢入,大家都看好,这就是一个组织社会资本,发挥金融流通的好机会。现在整个国家的经济非常堪忧,这种机会就要利用好,有序地引导人才的培养,产业资金的正确的投入,整个产业相关的配套,抓紧去做,全国不缺专家,各种专家都有,把这些专家聚集起来,怎么去修路修红绿灯,怎么研究交通算法、交通疏导,赶紧做这些事情。其实我们已经给全国很多省在做产业研究院和运营的计划,给政府讲区块链未来的前景和全球的战略定位,还有它对很多行业,包括政务区块链有效的监管和创新的能力,所以很多开明的地方政府,愿意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尤其是想弯道超车的,没有产业基础的,区块链是个全球性的线上平台,那么谁先干,谁先有效地引导资金,谁就能拔得头筹,我们都在做规划,也有非常好的效果。政府一方面是加强意识,更多的需要真正发挥专家智库作用。

小编:四川省区块链目前情况如何?

赵博士:整个四川都围绕新经济在发展,新经济里面区块链和大数据是最重要的。我们在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建立了一个区块链技术研究中心,但还没有落地。政府在这方面太谨慎了,需要加强意识,提高效率。2013年就在四川规划建大数据中心和平台,但是现在大数据在全国都还比较落后,需要迎头赶上。现在区块链的浪潮,我们不能再落后了,发挥省会成都的产业、人才优势,配套全国都有竞争力的政策,抓住这次历史机遇。

尾记

感谢赵勇博士的受邀采访,让我们在技术和产业层面有了很多新的思考和值得延伸的探索的点。目前区块链技术的创新和突破还是需要大量的人才,并且也需要这些生态的参与者达成共识,彼此助力,共同来探索。在生态完备后,产业在配套和新技术的监管双管齐下的大环境里,逐步落地。这样才能逐渐形成合力,彼此赋能,给不久的将来带来真正数字化的未来。

weinxin
扫码,关注科塔学术公众号
致力于成为国内领先的科研与学术资源导航平台,让科研工作更简单、更有效率。内容专业,信息准确,更新及时。
avatar